【將感恩延續】感恩是口說,報恩是行動!

導師作者:藍婷.活得精彩創辦人.國際認證專業形象顧問(AICI CIP) 資歷超過十年資深專業導師.國際形象專業執行高級教練.企業培訓導師.跨媒體導師及寫作人|擅長助你快速提升視覺優勢、社交禮素、說話能量、表達力量!

有沒有發覺,感恩其實是一個表示,是一個口中發出來的心情或心態,卻不是一個行動,也不是一個行為?之前有人倡議來一個感恩節,我卻認為報恩節來得有力量,有行動,就是有帶動力。

在上一期的文章,我先說讓「感恩心」成為形象力一部分。今期要從「感恩」說到去「報恩」。

有沒有發覺,大部分人都會說要感恩,很少聽到有人說「報恩」?

有沒有發覺,感恩其實是一個表示,是一個口中發出來的心情或心態,卻不是一個行動,也不是一個行為?之前有人倡議來一個感恩節,我卻認為報恩節來得有力量,有行動,就是有帶動力。

感恩是來自西方文化, 1879年加拿大率先制定感恩節的日期,定於每年10月第二個星期一,與美國的哥倫布日相同。1941年起,在美國把感恩節定於每年11月的第四個星期四,並休假一天,本來目的是感謝上帝過去一年的贈與和豐收。這一天卻通常被認為標誌著聖誕採購季節的正式開始。

筆者過去在美國生活時第一個遇上的節日就是感恩節,那時只看到全城雀躍購物,甚至可說是瘋狂,這個節日的動機是甚麼?實際是消費日多過感恩,也不見得有凝聚因感恩而發起的實際回報行動。那時我住在家庭寄宿,當地習俗就是家家戶戶趁感恩節留在家中,烹調很多食物,一整天都在家中吃喝。家人難得聚首一堂享受美食聯歡本來是好的,但當時的我已經覺得不用一整天都是大吃大喝吧?更不明白為何感恩不是要做些甚麼來回饋的嗎?感恩似乎真的只是「感」受,是口講的說話,我以為是實際做些回報別人的恩惠,有行動才是實際表達符合本意的,但在當時,不是這回事。

後來我再回心一想,這個就是中西文化的差異。西方只講感恩,就連西方社交平台FB,在帖子上點選感受圖案中,就只有感恩,想選擇「報恩」嗎?沒有啊!

中國文化是沒有感恩這個詞彙,中國文化強調的是「報恩」。想想老子有一句「以德報怨」的「報」字,孔子有「以直報怨,以德報德」,都是「報」!佛教在中國發揚光大,也有這句說話:「上報四重恩」,要向四重恩包括佛恩、國土恩、父母恩、眾生因作出報答;中國文化也有一這句:「敂勞未報」,是作為人子女以示對父母辛苦養育照顧之恩未有好好報答……全部都是講「報」,報,是行動式,是回饋式。

從來都很鼓勵有感恩心,但就是覺得感恩是個人的心態而已,接下來有下一步的「報恩」,才是有延續力、帶動力及感染力。感恩之後,做些事回饋,也是合情合理及值得提倡的。所以,社會也有不少不問名不問收獲、低調的默默做「回饋」的工作。如果按算要高調才引起注意,才引起感染力,那麼「報恩」行動也是值得倡議。簡單日常的生活中也可以做:

1. 報天地恩,愛護地球,節省用水,減少浪費,外出自備三寶:環保飯盒、保暖杯、筷子匙羹义,減用外賣盒,從源頭做起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

圖片由作者提供

2. 報國土恩,我們得已坐享平安平靜、有糧食、有水用、有交通的生活;報恩就是起碼不添煩不添亂也不出賣。

3. 報父母恩,除予經濟回饋,給予更多實際的關懷照顧及陪伴。電話傾談,那怕只是閒話幾句,聽一下聲音也好。年邁父母更需要身體接觸的溫暖,有時間為他們按摩、推背、搓揉,簡單的陪伴看電視,不用多言語也是好的。

4. 報社會恩,簡單說就是社會不同角落都有很多人為社會為大家付出,這些不能以成績來算,也難以用數薄記錄來算,即使是算也算不清,只要有能力有機會,報恩就是多作回饋。捐錢也好,捐物資也好,做義工、出計策出勞力也好,發心發願送上祝福心念也好,只要是發送「報」上行動,都有饒益性。

5. 報眾生恩,這個眾生恩可以是所有生命體,也可以包含任何階段曾直接或間接幫助過你的無論任何大小事,就如所有醫護在努力幫忙醫護疫情病人、有人在支援、研發疫苗、物資送贈……又例如打風過後有人清理道路、修橋鋪路而方便大家行走,這等等都已經是眾生恩。每人從小開始的兄弟姊妹、親友、鄰居、老師、同學、學長、朋友、同事、上司……相信每個人生命中,身邊都有很多關係鏈,既會幫助別人也受過不少幫助;有機會就不忘報恩,而報恩也未必能夠直接點對點的,但自己知道要做什麼也是好的。

感恩是口說的,報恩是行動的,願大家領受西方的「感恩」文化,也同時秉持中國文化的以「報恩」為尚。共勉。

 

【梳理情緒】在生活細節上事事「感恩」!

導師作者:藍婷.活得精彩創辦人.國際認證專業形象顧問(AICI CIP) 資歷超過十年資深專業導師.國際形象專業執行高級教練.企業培訓導師.跨媒體導師及寫作人|擅長助你快速提升視覺優勢、社交禮素、說話能量、表達力量!

疫境下很多工作都暫緩甚至停下來,做零售和銷售生意的朋友在工作上大感「無奈」,前線營銷及打工的朋友就更覺得焦慮,情緒容易波動又反覆。

作為導師彷彿就是有份責任,當感受有負面情緒的氣息,很自然就進入專業狀態。遇到有負面意識的朋友,總想給點力,分享一些想法,希望大家從負能量跳出來,把情緒梳理、緩和、平伏。

  

與其事情暫時不能解決,也未能短期可以回復如以往的璀璨,日子怎麼過?那就先處理心情,才處理事情!從意識上開始要提自己面對、接受、處理,最好還能「放下」;做不到完全放下,也就「放得多少是多少」。找個能讓自己情緒宣洩的缺口,可動可靜,動的如唱歌,運動,跳舞;靜的如靜坐、閱讀、獨處,例如做菜,做菜可以是一個動態靜修(meditation)的過程。總之,不要同自己「過不去」!

  

大家常為身體進補,但是也要排毒,特別要為情緒排毒,如果讓情緒毒累積,就是身體的「計時炸彈」。即使有值得高興的事,因為情緒毒障礙正常接收,就容易好事變壞事。

為自己管理情緒,之前的文章提及「歡喜心」,讓自己有愉悅的心境情緒,接下來就是要提起「感恩心」。人人都可以有感恩心,不費吹灰之力的,也不用外境的資源,每個人自己本來就具足,只是經常被「收藏」,有時太忙而忘記了,或者太習慣「不使用」!當我們提起歡喜心、感恩心,面部的眼神表情都會隨之多了份溫和、笑意、說話用詞不用「巧言令色」,都會特別柔軟有魅力!理論是聽的,行為才是實的,如何做呢?

例如: 到市場買菜,也可以體驗、訓練、挑戰自己能否提起歡喜心及感恩心!如你購買過程中,有其他人或年邁的其他顧客來「搶先」。這些情況,先不計較合理不合理,你跟他們理論你就輸了。相反,你可以提起「歡喜心」、「感恩心」,因為你可以歡歡喜喜的有時間、感恩自己仍有量度來讓他們。你還可以對菜販表達「沒問題」,以讓為尚,你甚至向搶先的人以微笑回敬。這些生活細節,根本就是訓練場,就是自己要練習的「功夫」,是最實際執行的「途徑」。

最近收到一個關於感恩的短訊,也正正是我經常與大家共勉的訊息。

借用部分分享如下:

-不埋怨不能外遊, 只感恩昔日有機會探索世界;

-不埋怨天天在家,只感恩我仍可在家,不在醫院;

-不埋怨孤單寂寞,只感恩獨處操練,彼此在心中。

-不埋怨沒法晚聚,只感恩廚房豐足,沒有缺糧,樂在烹調;

-不埋怨熱天熱口罩,只感恩口罩不難買,不用慌張排大隊。

日子總有順有逆,如何過日子,是一個選擇,也引申了一個重點,就是不能「臨急抱佛腳」,日常就要「練功夫」,即是要為內心變得強大而練習的「能量」。每天提起感恩心,從細微細節著手,感恩我們有的一切,不去埋怨或追逐我們沒有的;每天都有歡喜心、感恩心活著。共勉!

 

【生活新常態】學習放下「我執」,塑造有禮生活!

導師作者:藍婷導.活得精彩創辦人.國際認證專業形象顧問(AICI CIP) 資歷超過十年資深專業導師.國際形象專業執行高級教練.企業培訓導師.跨媒體導師及寫作人|擅長助你快速提升視覺優勢、社交禮素、說話能量、表達力量!

有學生問:「這個世代,個個國家都有事(不是疫情就是天災人禍,隨時無常出現是大家預計不到)…就疫情之事,已看到一些西方國家,以前以為好安全,但是疫情之後,真心覺得「信不過」!還有多少真相是不知道的?老師,你覺得哪個國家地方的人會比較文明,有禮貌?」

回答之前,我先引用網上兩個例子跟大家分享:

網上看到外國有一超市員工要求店內的女子戴回口罩,平心靜氣勸告,糾結過程,女子自稱是醫生,自己會判斷,縱使她有口罩……視頻約兩分鐘,結束的時候,這名女士仍然不肯把口罩戴上;從這視頻,大家可以看到這名女子的言行形象……

另外,也看到香港有巴士司機,在上層車廂向一名自稱也是巴士員工的男子勸告戴口罩,否則不能開車。男子爭持很久,有好心人特意取出口罩勸這男子戴上,幫忙勸告;爭論一番,這位男士仍然不肯戴,結果是寧願心不甘情不願的下車……

這兩個例子的當事人,應該是嚴重感到個人「自由」被冒犯,他們都是成年人了,卻在眾目睽睽下被「點相」及發出連小朋友都知道的警告,很沒面子,自尊受影響。前者更自認是醫生,有判斷能力甚麼時候戴或不戴口罩,如果被店員「指示」她要戴口罩,間接挑戰她的權威,她的反應反映明顯受不了。後者的香港巴士男子,向司機表示大家都是公司職員,以為司機會通融,行個「方便」。這一女一男,都有「共通點」,就是心中的「我執」很大,很大!因為這個「我執」,自稱醫生的女士享慣自由及權威,遇到這種情況就引出問題了,也就引出個人的「修養」程度。另一位自稱「公司同事」的男子,以為「我」就不是一般乘客,所以應該有點「特別待遇」。明顯,這兩人都是用自己的角度及立場來爭取乎合他們的意向,但就沒有任何意欲表達為社會大眾其他人著想。基本上已經說不過去,因為根本沒有客觀接受的理據!在知識及情感上,都「輸」得徹底,不會有人支持,除非是跟他倆一樣的人。

以上這兩位主角,都因為他們心中的這個「我執」至高無上而鬧出問題!萬世師表孔子在《論語》「子罕篇」有一句話:「毋意,毋必,毋固,毋我。」這裏的「毋」字與「無」字通用,即是「無意,無必,無固,無我」。無我,就是指不執於自己(我)的著想,是為別人着想,為公利著想。這句話是個人修養中的指標,做到就是境界!雖然不容易做到,但是「學而時習之」,學了就是要「習」,即是實踐,執行,應用,才會減低問題的惡劣深化。如果以上兩位當事人,有《論語》文化基礎又會「學而時習之」的話,那一刻就即時將「無我」用出來,以為別人著想為先,相信問題就不會這樣深化下去。

   

所以,我回應學生提問哪個地方的人文比較文明及有禮貌,只能說從來不以學歷、專業及財富來衡量,只是有理由推算有受過高等教育的應該較有禮貌。但事實真的不一定。高教育不等於高教養。今後是以文化領域、及能夠將文化「行」(實行、應用)於生活的,知行合一,執行力強的,才是衡量該人民素質及禮貌的指標。

上面兩位故事主角,除了「我執」,多少都是抱著僥倖心,仍盼望疫情不影響本來的生活工作節奏及常態,自己仍「執著」活在過往的習性氛圍。似乎,全球人類更應該以新常態來面對今日及明日。新常態是因應環境變化,從中作出思想、心態及行為的調整改變,以「無意、無必、無固、無我」之心,以利他利己之態生活。甚麼是新常態?例如戴口罩、勸洗手、常消毒、少聚會、非常時期更要零或低度娛樂、運動及社交活動;縱是兩相隔,也要適應及習慣借助網絡工作,網絡會議、網絡社交、網絡聯誼等。再加一項,就是修心;好好抓著時機修心,安住自己;修心的方法之一,可以是多閱讀對生命、人生、健康、悅樂有幫助的書;為往後日子,強大自己內心能量。

過去的常態不會三朝兩天就會回復,甚至有些事是不能「返回正軌」;最重要還是自己的心態。今天不是昨天,明天不會是今天;向前看,開始了新常態,又是未來的習性、常態了。

靈根自植,再耀圓珠

導師作者:溫金海主席

#中國經典文化 #孔子 #論語 #孔子與論語

傳統西方文化中,最重要的書,首推《聖經》;因為它充滿智慧,而被奉為圭臬。類此,《論語》可稱為中國人的「聖經」;而其珍貴性,更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眾所周知,自漢武帝從董仲舒之議,罷黜百家,獨尊儒術之後,儒家思想便一直成為中華文化的主幹,深入民心。肇始東漢,迄自宋明以降,千餘年間,儒、道、釋三家源流,相互影響,漸趨融會,構成博大精深、源遠流長的中國傳統文化,更傳播到日、韓等亞洲等國,影響深遠。

近代儒家以《四書》為本,而《論語》為《四書》之首,自古以來,備受推崇。它被指「可經綸世務」(鄭玄語)、為「五經之輨轄,六藝之喉衿」(趙岐語);於元、明、清七百年間,為科舉指定題材,是讀書人必讀的書。

《論語》不過一萬二千多字,近五百句子,卻似是取之不盡的智慧寶庫。其中如「有朋自遠方來,不亦樂乎」、「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」、「任重道遠」、「三人行必有我師焉」、「欲速則不達」、「聽其言而觀其行」、「既往不咎」、「學而優則仕」等,均膾炙人口、言簡意賅、充滿智慧;人若有所感,任取一、二句而篤行之,可藉而安身立命,受用無窮。

乍看之下,《論語》是一本是琳琅滿目,各自精彩的「金句」集。但仔細味之,它實在是一篇以語錄為體,經過深思編纂,紋理可尋、前後呼應的大文章;以教化為宗旨,以內聖外王為綱領,以成君子、賢、聖為目的的「修行手冊」。日本學者推崇備至,稱之為「圓珠經」(安岡正篤語);因覺其他學說,如明鏡光耀,但只照一面,而《論語》的道理,玲瓏有致,似一顆圓明寶珠,照耀十方,圓融無礙。

中華文化是一株生長數千年的參天大樹。約百年前,被西方的一股罡風暴雨,吹得萬竅怒呺,支離破碎。1974年,唐君毅老師旅港,有感而深情地而寫出《說中華民族的花果飄零》。四十年過去,這狀況似乎每下愈況。在香港,教育單位自我摒棄傳統經典乃至歷史,使年青一代,對四端、五常、六藝、八德等道德倫常、及民族歷史使命,瞠乎異物。近年社會爭拗不斷,民意撕裂;若干學子,態度偏激、傲慢而令人側目。凡此種種,不免令人慨嘆:和諧社會,大同世界,從何說起?

所幸中華大樹,雖被摧殘,卻根深幹茁,傷而不亡。於國內,約二十年前,誦讀經典、復甦文化之聲,初由民間自發;逐漸醞釀,近數年間,國家領導人,似循「先富後教」的途徑,率領當局,明確而大力地倡導傳承優秀傳統文化,重建民族之魂。雖然,現只在萌芽階段,但極令人鼓舞!想以兩、三代人的努力,先如君毅老師所望,靈根自植,固本培元,再融匯西方文化,使中華傳統文化在復興中,再放異彩,可企待焉!

在這文化復興大業中,文化瑰寶《論語》的學習,自當是重中之重。

香港教育大學中國語言學系主任施仲謀教授(前香港大學中文學院主任)除主持本部教學工作外,更以全民文化傳承為己任,十多年來,主動籌募資源,編纂各式教材,以供本港中小學的語文、文化學習所需,積極關注,碩果甚豐,遐邇景仰。本人及協會,多年來叨附驥尾,盡力配合,甚感欣幸。

去年,施教授又應當今時機,倡導「《論語》與現代社會」實驗學習計劃,以本港初中學生為啟始試點。因知本會十多年來為文化傳承努力,本人五、六年來,每週日於本會濫竽充數,主持《論語》誦讀、學習班次;承蒙不棄,乃囑咐協辦計劃,全程參與;先建構大綱,再編寫教案,輔以各式活動,繼而結集成書。為適應本港學子文化水平,乃致力深入淺出;以故事引導,務求活潑生動、每節帶出《論語》若干句,逐步點出當中意義,及相互關連之處、再引發思考,及於生活落實而行之旨。唯任重力微,更俗務覊纒,自知未臻善美,盡心而已,恆感慚愧!期望各方大德,有以教之。

願隨仲謀教授功德,為「靈根自植,再耀圓珠」大業,獻譬如平地,初覆一簣之力,是所禱焉。謹草以為序。

國際經典文化協會主席

溫金海敬識

二零一七年三月吉日